> 文学 > 正文

离别的泪花

2019年09月25日 08:22
已有 人浏览
来源:未知
□高 伟
长大后的这些年,很少见母亲哭过,或许,子女是母亲心中最柔软、最脆弱的存在。母亲的眼泪,只为儿女流,是牵挂、不舍、关爱。
母亲哭了!就在我眼前哭了!看到母亲哭,我的泪水瞬间流了下来,止不住地流。在离别的车站,我和爱人对她极不放心。这是她第一次自己长途出远门。买票,过安检,我一路送她到大巴车上,为她系好安全带,反复叮嘱她该如何下车,千万别错过了站口。我踏上大巴车又下来,再次上去又缓缓下来,或许车站就是离别的代名词、伤心地。
那一刻,我分明看见了母亲鼻尖一酸,泪花不住地在她眼眶里打转。她的眼睛看起来有些浑浊,泪水不住地从她的脸颊流出来。为了不打扰车上的其他人,母亲用手轻轻捂着嘴。此刻,我也不住地流下眼泪。母子俩就这样对视着。我轻轻为妈妈擦拭着眼角边的泪水……
初秋的早晨,天气格外凉爽。母亲坐在大巴车内,我则一直焦急地朝里望着。隔着偌大的玻璃,我的眼前早已泪眼朦胧,却仍不时望着车内。为了不打扰我,母亲若无其事地望着窗外,但又偷偷地扫着我和爱人。曾经在车站,我送别过最好的朋友,也见过难舍难分的场景,却不想在车站送别母亲的场景却是如此之痛。或许母亲不哭,我也不会流出忍住好久的泪水,而母亲的泪水,却是内心最柔润之处,也在触摸着她最爱的儿子的心底最深处……
已近三十的我,在和母亲泪水相逢的一刹那,似乎更读懂了我的母亲,在缝纫机前操劳了大半辈子的母亲。她温柔,她善良,她能干勤劳,她在四邻乡亲们心中有好名声。
再一抬头,母亲也不再是青春的年纪了,我一次次试图将眼神转要到大巴车以外的宽阔区域,却又一次次忍不住往里瞧,直到大巴车缓缓启动,我看到了母亲在奋力地向我挥手……
母亲的泪水,是不舍,是担心她最疼爱的孩子。思绪间,我想到了作家史铁生先生笔下的母亲:“有一回,我推车出了小院,想起一件事又反身回来,看见母亲仍站在原地,还是送我走时的姿势……当我不在家的那些漫长时间,她是怎样心神不定,坐卧不宁,兼着痛苦与惊恐,与一个母亲最低限度的祈求……”
母爱啊,就是天下最温馨的情,最不讲求回报的情。
母亲的泪花,更让我在心底多了一份坚强。相同的爱,她的儿子也在心底深深爱着她……
母亲的泪花,流在这个初秋的早晨,对于儿子,更是一种言不出的惭愧的爱。
在那一刻,我读懂了我的母亲。
临沂资讯网可为客户提供网易旅游等媒体软文发稿服务,国内500多家新闻网站发稿;抖音、微博、微信推广;让你一秒红遍大江南北。智慧城市解决方案! QQ:251941806
临沂市悦然传媒有限公司主办 临沂市悦然广告有限公司广告代理
邮箱:lyxinwenzx@126.com 内容QQ:251941806 通讯员群:23755530
鲁ICP备17033267号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48号


企业软文发布 网上舆情维护 形象新闻策划 广告QQ:107770420
临沂资讯网法律顾问:朱正顺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