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资讯网 > 关注 > 正文

河南延津县长一手遮天,追债批地建房“一手抓”

2013年12月09日 21:21
已有 人浏览
来源:网络整理

   县政府利用职务买断债务,为完成任务不惜一切代价

时代法制网北京讯:(记者:任社太 李保俊)

2013年7月23日消息:近日,接到河南省延津县一位村民电话,他说:县执法局明夺暗抢了他的一部比亚迪。他告诉记者:县执法局无所不执,替代了许多执法部门。

村民私家车被非法扣押

村民系延津县石婆固乡人,“2005年8月份我贷款20000元为内弟所用,贷款期限为一年,我妻子是担保人。妻子重病4 、5年,我在家照顾妻子,妻子半年前病逝,期间银行一直没人来催过还款,还以为内弟已归还,现内弟已故。7月15日执法队用封条把我家街门给封了两次,我父亲70多岁了,见不是好事,怕影响自家名声,就打电话叫我回来,要我把贷款还上,我这才知内弟没有还款。7月21日早上7点,县执法队副队长郑义武让我和另一村民(06年上半年贷款40000元)到执法大队去和郑义武见面,我诚心去谈还款事宜,郑义武让我们回家后把钱送来。结果一下楼,就看到执法队人员的两辆执法车把我的比亚迪A3黑色小轿车(车牌照为:豫A6B583)前后堵死,动弹不得。我和另一村民要求执法队开具扣车手续,执法队不肯出。”

“22日上午执法队委托县法院让我到法院办理扣车手续。我说,不是你们法院扣的车,我不到法院办手续。上有公检法部门和交警部门,他们会按扣车程序办事,行政执法大队是个什么单位,有权利扣车吗?我顿时倍感受骗上当,郑义武扣我的车是有预谋的。他们违法地滥用公检法司的职权,县政府私自成立的执法队难道是万能型的?”

政务瘫痪 公检法司一把手变成“要账专业户”

记者直感事情不会如此简单,执法局又不是债务人,咋能随便扣车?随即去延津实地采访后,事情的真相浮出水面:

据知悉事情内幕的人士透露,新乡市延津县农村信用社联社各下属单位的“不良贷款”,已经全部被延津县人民政府买断,由县政府作为该 “不良贷款”的债权人直接向贷款债务人追要。于是,县政府便从全县的公检法系统和全县所有在编人员中抽调“精兵干将”成立了清欠组织,以千钧之力的重拳,出击“不良贷款”的债务人。所谓的清欠组织按照工作性质分为五个小组:1、党政组:专对党政人员;2、内部组:专对信贷人员;3、法院组:专对个人;4、企业东部组;5、企业西部组,以上小组皆由派出所参与。

走进延津县城及各乡镇,随处可见的喇叭车和张贴的联合公告成为了具有延津特色的“风景线”,老百姓谈及此事,个个惊恐万状,面漏难色。记者走进一乡镇办公室,一位领导模样的人正和另一人说话:“乡政府这么多政务不让干,非让出去要账,我们完不成不良贷款收缴任务要挨骂。”

既然“不良贷款”属于金融部门经营风险导致的债务纠纷,那么,作为债权人的农信社,其民事法律上的地位应与一般债权人无异,不享有超越法律规定的特权。因此,即便该债权转让与政府机关,其效力也不会因为具备法律上的附加值而获得司法上的特权。依然应当严格遵循司法程序,在法制的框架内进行公平合理地解决。

换言之,作为买断了债权的县政府,完全可以与债务人先行协商清偿债务。如协商不成,可以依法提起民事诉讼,然后再根据法院的生效判决,申请法院依法执行,以达到实现债权主张之目的。债权人有权依法实现自己所主张的债权,但无权剥夺债务人依法享有的其他权益;债务人应当清偿债务,但没义务接受不公平待遇。总而言之债务人的合法权益不应被重拳击碎,合法权益理应受到保护。政府施政透明度低,习惯暗箱操作,许多事情怕老百姓不理解,不愿对群众讲清楚,造成了工作上的被动;有时候出了事情,也是习惯先捂着,看看再说,结果是越怕有事越有事。由于施政失误多,多年来累积的民怨自然也不会少,一旦遇到偶发事件,民怨就沸腾起来了。

延津县在 “清理不良贷款”的活动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如下与我国现行的政治体制与法律制度相违背的现象:

一是动用公检法机关参与“清欠”,从而模糊了民事纠纷与违法犯罪的界线,借助国家的司法权力向债务人及债务人的亲属施加压力,或对身为公务员等事业单位员工的债务人,以开除、解聘相威胁,逼迫其限期还款,弄得人心惶惶,破坏了社会的和谐稳定。

二是在找不到债务人的情况下,强迫债务人的亲属在相关法律文书上签字画押,变相转嫁债务责任,违反了责任自负,不得株连无辜的法制原则。

三是在没有司法程序依据的情况下,对债务人的人身权利进行剥夺;对债务人的财产进行扣押,变相地将普通债务人等同于债务奴隶,践踏了我国社会主义法律所保障的基本人权。

四是面对由于信用社怠于行使权利,而造成超过诉讼时效的贷款,则挖空心思地给原借款人扣上“逃债”、“废债”的帽子,作为重点打击对象,破坏了法律的公信力。

延津县的地方清欠高压政策,迫使许多超过诉讼时效的贷款人卖车、卖房、变卖产业、借月息5分的高利贷来偿还贷款,甚至导致部分没有资产和家产的贷款人长期躲避,背井离乡,流离失所。政府部门派人抓捕刑事拘留贷款人,现已形成事实,被抓起来的人目前已达68人并在政府大会宣布:抓一批、打一批,形成影响,杀一儆百。政府会议两天一总结,对于完不成任务的部门,不仅在大会上会遭到点名批评、谩骂,还要做检查。祁县长说:“越收贷款越有乐趣,乐此不彼。”

为追回贷款不择手段 贷款时间随意变

清欠追溯到1985年,农信社工作人员把85年的贷款变换到2010年,只收贷款数额,不收利息。2010年以后的利息必须出,这样联社上报就有了收取2010年前贷款的理由。据知情人透露:“县政府口头上说不要利息只还本,等贷款人把本金还上了,再收取以前所拖欠的利息,整个过程又是一个预谋已久的骗局。有些“呆滞贷款”国家早已清免,但延津县政府还在找理由继续追偿,无疑是当地政府的地方行为、违法行为。

除了巧设骗局外,县政府“清欠不良贷款”的手段更是层出不穷。每晚7点30分延津县将电视台频道锁定,由公安局、检察院、法院的“一把手”轮流视频讲话催收贷款,不还贷款就要“依法”逮捕。全县各项工作,以清欠为主,县政府买断的债权,按收回清欠不良贷款的10%进行奖励,(其实也就是回扣,所以现在延津县所有政府人员,公检法都在讨要债务)就必定会手段走偏。政府庙堂如此强奸民意,抛法律而不顾,闹得社会上人心恐慌,互不信任,严重威胁到社会和谐。部分贷款的企业法人,长期躲避,大量企业不能正常运行,给当地的社会稳定和经济稳定发展带来了严重影响。由于县政府催款工作压力巨大,部分乡镇乡长、书记怕挨骂、点名批评、写工作进展报告、做工作失职检查、甚至停止工作等处罚,不敢回到本单位正常工作,全力催债,无视政业,社会影响极差。

权利大过天 成立执法局只为私利

县长祁文华自持“劳苦功高",作风粗暴,骂人犹如家常便饭。在大会上大骂常委副相关领导致使其当场大哭;对规划局领导污言秽语,已是习以为常;还有一次,一卫生局领导遭其谩骂后,找到祁文华办公室拍着桌子反骂说:“我就是不干了,也不能给父母挣骂!”此外,在其淫威下,所有大会发言的开场白都是:“尊敬的祁县长,您好!”等等,在当地村民眼里,祁文华就是一个人见人怕的“暴君 ”!

开发商某村民为延津县修建多条公路,县财政欠其6000多万元。延津县又一修路工程投资1.2亿元(308省道一加宽地段、平安大道、县城新区几条大道等5—6条路),县政府指定由他开发,祁文华不论走到哪里都带着他,让该村民为其消费买单。万般无奈之下,该村民只得唯言是从,并对此怨声载道。作为政府不要主动把群众作为自己的对立面,而是要文明施政、依法施政,主动在群众的监督下行政,办事时多为穷人想想就行了,不要心里总装着商人,千方百计的想拉住他。

祁文华非法组织“行政执法大队",为清欠不良贷款扫除障碍,横行霸道的事例不胜枚举。2012年2—3月份的一天晚上十一点,一村民的孩子深夜骑摩托车回家,执法大队上路查车,突然拦截一辆大货车,大货车见状急忙刹车,导致村民的儿子当场把头颅碰掉造成人死车烂事故。执法队执法人员要大货车司机赔偿,大车司机说:“我正常行驶,**齐全,你们是什么单位呀,竟然上路查车,造成人死车烂交通事故,应该有你们负责!”后来县政府出钱摆平了此事。几个月来,延津县有几十条鲜活的生命无辜消逝,当地人倍感伤情,一位老人似乎没有从悲痛中走出来,泣不成声:“拆迁上吊,儿童溺水,升房坍塌,上路车祸,入户杀人,延津这是咋了呀?几十条生命就这样走了,瞒着不报。谁来救救延津?”据悉,从记者采访的前十天至今,在延津县新长北线大盘古至王杏庄短短几公里路,就发生了四五起交通事故,大多瞒报。

现执法队更名为执法局,现有100多人,祁文华计划上100多个人员编制,统一服装,批复行政执法车辆,执法局“如虎添翼”,为患当地。

县长大人独揽公章大权 批地建房一念之间 告状直接抓进监

县长祁文华独揽公章大权,倒卖大量农民基本耕地,私批乱建,徇私舞弊,谋取暴利。房地产开发遍地开花,建筑用地超标90% ,强行毁坏当地农民大量的基本农田,致使许多农民家庭耕地全无,生活来源失去保障,基层民与官对立严重,基层政府的公信力很低,民众对地方官员失去信任,子孙后代又该如何生存?

祁文华把土管局公章和房地产产权监管所公章都收归自己所独揽,想怎么批就怎么批,想怎么建就怎么建,甚至把以前的土管局的所有空白**都收走了。老百姓都称祁文华为“卖地县长”、“县长兼城建局局长”。祁文华又顶风违纪建造六大院: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司法局、党校、武装部,每院占地50亩。建设路原检察院占地19亩,刚建设4—5年时间,布局也非常合理,但必须要符合祁文华县长要求,外迁。这些大楼是地方政府官员滥用公共资金最显眼的标志。中国政府也在为声誉而战,努力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摩天大楼并不能证明一个国家的强大。然而祁文华却要花费数额不菲的钱建高楼 ,为何不把这笔钱用在教育和老百姓住房上?

据延津县房地产产权监管所人员讲:“自从我上任以来,就没有见过公章是什么样子!”当各种各样超大规模的政府大楼在延津大地上拔地而起,民众的不满自然被激发。而习近平上台后,正在引领一场遏制奢侈浪费、密切联系群众的运动。中国政府希望通过“拼节俭、反腐败”来平息官员生活奢靡激发的民怨,而此前“阜阳白宫”等孤立事件引发的社会争议并未阻止中国一些地方官员“法老般的雄心”,去年秋天,山东省会济南市因开建亚洲最大政府大楼而备受批评。而延津县正在祁文华县长带领下“生命不息,建楼不止”。和中央对抗的大无畏精神令人折服。

疯狂强行征地 民怨上升戾气弥散

2010年县城东侧1公里僧固乡,县长祁文华以李僧固与申僧固村以旧城改造的名誉,占两村基本耕地400亩,建造新农村,其实旧村根本就没有拆,只要村民同意签拆迁协议,就可以购买新房。强行征用农民的耕地,给钱不行的就再办份低保,再不行就找借口抓起来。所谓低保,就是国家给贫困公民最低生活保障,是国家政府的福利保障事业。

延津县政府却变相利用低保来达到征用土地为目的,实在是“灵活运用"国家政策来满足个人私欲。低价征用农民耕地每亩4.5万元,而卖给开发商的价格每亩103万元,中间存在的暴利就是延津县大搞开发的主要原因。在延津县真正建设批复征用土地的手续没有几份合法的,可是遍地开花乱开乱建小区,许多老百姓被迫离开了他赖以生存的土地,变成三无农民,形势十分严重。 虽然祁文华县长在延津县一手遮天。但是,民怨沸腾,一股可怕的潜流正在孕育,一旦爆发,因此所导致的社会问题就会凸显。

2013年4月份,山东检查团来新乡延津县检查,延津县方圆10公,人口40多万,建筑用地超标90%,没有那么多人,建那么多的房卖给谁呀?这样大手笔,大规模地搞开发建设,中间一定隐藏着不可也不能告人的秘密!如此猖狂的种种执政方式,闹得延津县民不聊生、鸡犬都不得安宁,人人自危,如同进入白色恐怖区,严重影响了社会和谐,窒息当地经济的发展。为什么相关的上级领导就无人管呢?是谁给了祁文华县长这么大的权力,谁又是祁文华的保护伞?

延津豪华办公楼 地方政府资金来源多违规

“对于政府内,政府性的楼堂馆所一律不得新建”,反映了新一届中央政府“让人民过好日子,政府过紧日子”的决心。

专家认为,尽管中央三令五申可还是有人顶风作案,反映出盖楼的利益驱动之大。部分官员从工程招标中寻租受贿,“一座大楼立起来,一群干部倒下去”——这是直接利益。此外还有间接利益——楼堂馆所的建设拉动地方GDP,体现为一届领导班子的政绩,许多新城、园区建设中,市政大楼一字排开,甚至成为园区主体建筑群。

专家指出,盖楼的资金来源,只有少部分资金是上级主管部门已批、用途明确的预算内资金,大部分资金的筹集都存在违规现象。刹住楼堂馆所豪华之风,必须铁腕治理、严格监管。政府大楼建设花的是纳税人的钱,需要人大依法进行预算监督。 一座政府大楼,完全可以A座用来政府办公,B座改成图书馆、养老中心、培训中心等。

中央承诺落地有声,使各级政府不敢盖也盖不起超标的豪华大楼,必须完善财政预算制度,加强社会公众对政府的监督,加大纪检监察部门对违规者的问责力度。“许多大楼使用率很低,用三成、空七成。有的县新政府办公楼盖好三四年还空着,就是因为手续不全,政府部门不敢搬进去。”既然现在中央下决心刹住豪华楼堂馆所风,对已经“闯红灯”者,也应按规定标准重新核定面积,同时,还要进一步完善制度,加强地方人大对政府全口径预算决算的审查和监督,推动预算的公开透明化,还公众知情权和监督权。科学制定“盖楼”标准,政府盖楼必须公示,并召开听证会,让一切都在阳光下进行。本报27日通过邮局特快专递把文章寄到延津县政府时,县长祁文华29日收到后,在办公室大骂,非常气愤,并且通过一秘书长用手机给本报联系处理,被本报拒绝,目前  

本报(有录音,视频秘书长手机号码为证)将跟踪报道!

临沂资讯网为客户提供详尽、准确、完备的广告投放监测后台,能够使您随时监测广告投放效果,提供目标消费者数据分析,助您更好地进行市场营销、树立形象。国内各大新闻网站发稿 QQ:251941806
临沂市悦然传媒有限公司主办 临沂市悦然广告有限公司广告代理
邮箱:lyxinwenzx@126.com 内容QQ:251941806 通讯员群:23755530
鲁ICP备17033267号

鲁公网安备 37130202371348号


企业软文发布 网上舆情维护 形象新闻策划 广告QQ:107770420
临沂资讯网法律顾问:朱正顺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